民政动态

zhengwu gongkai

【地名故事 寻梦乡愁】苕梁桥——嫌摆渡慢 造“洋气”桥
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日期:2015-11-24
  • 阅读:16047次

    苕梁桥是湖州现存最早的水泥洋桥,又保留着中国传统石梁桥的构造,具有重要的历史与建筑价值。

    如今,苕梁桥依旧发挥着重要的作用,它连接着衣裳街历史文化街区和金婆弄、洗帚弄、甘棠桥等湖城众多老小区。桥北堍的吴兴客栈,现作为湖城独具特色的文化主题宾馆,始建于清光绪年间,是各乡秀才来湖州府治参加科举乡试时的住宿客栈,被莘莘学子视为求取功名、踏上仕途的起点。

    苕梁桥,民国时期由湖州著名实业家章荣初捐建、谭建丞先生题碑。据《记忆湖州》“恬静民居篇”记载,苕梁桥与甘棠桥之间,是过去湖州东西苕溪分流入城之水汇合的地方,得名“江之汇“;因这里原先是一块四面环水的洲渚,故又名“江渚汇”。

    上世纪三十年代时,现今湖州金婆弄、洗帚弄一带通往衣裳街中段,除绕道仪凤桥、骆驼桥外,现在的苕梁桥址是一个摆渡口,名为“三摆渡”。摆渡的人靠一条船往三处摆渡。渡船从馆驿河头往金婆弄一带上岸,又可往红门馆埠头上岸;同样,红门馆埠的行人也可摆渡到金婆弄埠上岸,或到馆驿河头埠口上岸,可是摆渡的速度比较慢,但来往摆渡的行人却不少。

    关于苕梁桥始建,有着一个“嫌摆渡慢,造‘洋气’桥”的故事。

    约在1924年左右,湖州首富温家大少爷温选臣(湖州盐业巨商)到渡口摆渡(当年温家的许多产业大都在河对面,故经常要乘摆渡船),等了很长时间。上渡船后,他对摆渡人说:“太气闷了”(太慢)。那个摇船的艄公知道他是富家少爷,就对他说:“你嫌慢,你就在这里造一条桥”。温选臣一听有点道理,就下了决心要在这里造桥。(另有一种说法,苕梁桥是由温家的祖母捐款建造,造桥事宜后转由温选臣负责经办。)

    他请人设计了一座当时很时尚的桥,用水泥为墩脚、栏杆,桥面直接用从美国进口成坯的洋松木,像火车轨道那样横铺在上面。当时在湖州成为造型独一无二的桥梁,轰动整个城市。人们纷纷前来观看,因桥像梁一样架在苕溪上,起名为“苕梁”,而老百姓都习惯叫“苕梁桥”。因用的原料是美国洋松木和水泥,造型又别致,人们又俗称“洋桥”了。

    十多年后,日寇侵占湖州。因苕梁是平桥,成为日本兵军车来往的主道,几乎成为日本人的军用桥。八年抗战胜利以后,苕梁桥被日本鬼子糟蹋得满目疮痍,成了一座危桥,湖州百姓呼吁急需修复苕梁桥。但当时湖州经济被日寇破坏得太严重了,地方缺钱修桥。时任吴兴县参议会参议长的凌以安,对重修苕梁桥成为他上任的第一件处理的提案。为了筹到一笔修桥款,他想到章荣初先生在上海“租界”办企业,生意好,没损失,就赴沪找章荣初商量。章荣初答应了出资,但说,当时主要精力集中“建设大菱湖”,没现金,要用货物代资。另外要求在新修桥上写上“菱湖建设协会重修”的落款。

    不久,章荣初从沪运来几万包面粉到湖州,在当时出售后成为修桥款。苕梁桥的名称不变,重修的桥全部成为有坡度的水泥桥了。当然还有“菱湖建设协会重修”的字样落款,时间是一九四六年。

    如今,站在衣裳街区苕梁桥头,远望古城一边高楼在疯狂地生长,人来车往,繁华喧闹。而这里却出奇僻静,脚下是微波荡漾的河水如绢丝般拂动。流淌了悠长岁月的江渚汇犹如一部活动的历史,留着无数人过去的童趣,千年河道上的微风轻轻吹来了阵阵旧韵幽思…… 

    苕梁桥建桥八十多年来,也成为吴兴历史的见证,风风雨雨,造福民众。